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情寄祁连归彩笔——杨万胜先生山水画艺术探论

发表于:2020-01-23 19:08:03 来源:澳门百乐门-澳门百乐门手机网站-澳门百乐门官方网站

  看多了画家笔下的“名山大川”,便有了一个认知的视角。“风景在别处”,对于很多画家来说,是宿命。这个“别处”,要么是历代前贤的“古意山水”,要么是多如牛毛的当代“写意山水”,要么是史有定评的“艺术杰作”...

  杨万胜,1953年生,曾深造于南京艺术学院。原甘肃省武威市歌舞团高级舞台美术设计师、国家二级美术师。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武威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曾就职于武威市天马艺术剧院,担任舞台美术设计师。近年来,杨万胜先生先后在青岛、厦门、临夏、武威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国画作品曾获得多种奖项。 《 净土 》 选入由中央电视台、中国美协联合举办的中国职工美术展览;《 高原红 》 入选由中国美协、中国书协和山西省文联举办的“永乐宫国际艺术节”美术展览并获得优秀奖; 《 岁月流金 》 入选民进中央庆祝建国六十周年美术展,由中国美术馆展出; 《 争雄 》 选入由中国文联主办的“世界华人庆奥运”书画名家大展并获得优秀奖;舞台美术设计作品多次获得国家级、省级新剧目调演一等奖。他的山水画博得了许多业内专家、学者及社会各界的普遍赞誉和高度评价,作品相继被外国友人和国内美术馆、博物馆、文化馆、知名企业及个人收藏。

  看多了画家笔下的“名山大川”,便有了一个认知的视角。“风景在别处”,对于很多画家来说,是宿命。这个“别处”,要么是历代前贤的“古意山水”,要么是多如牛毛的当代“写意山水”,要么是史有定评的“艺术杰作”。其实,画家置身的山山水水,有时正是艺术创作最需要生命观照与体验的自然本源。

  欣赏、品读杨万胜先生的山水画,让人有一种深切的感动,不仅仅是因为他所倾力描绘的西部大美山水带来的视觉愉悦,也不仅仅是他对西部山水“特质和精神”的切入和表现,更重要的是从中体悟到他对这片土地的大爱,一种源自内心的生命感怀和人文关注。对西部山水的深刻体悟,对祁连山川的艺术表达,对彩墨绘画的拓展创新,是杨万胜先生艺术创作的独特价值。因此,从这个视角来看,在我一次次面对杨万胜先生的彩墨山水时,感受到的是巍峨雄壮与大气磅礴、生命感悟与精神追求的激荡。他为我们更深地感受、解读西部山水,提供了一条直截了当的通途。

  杨万胜先生生于西部地区河西走廊东端的甘肃武威市,这里祁连山脉与河西走廊相依相伴绵延千里,见证了耀古砾今的“丝绸之路”文明,它以其丰富的人文遗存和厚重的历史积淀,成为中华民族永久的文化记忆。

  西部的文化精髓,应该是西部山川地貌所独具的文化特征。西部高原的千山万壑、雪域冰峰、大漠戈壁、森林草原,乃至迥异多姿的自然景象、丰富多彩的人文景观、风情多样的民族文化,本身就是一幅幅内涵隽永的图画。在这里,能让人聆听到远古的回声,感受到自然的伟力,体悟到生存的艰辛,使你久久地沉浸在无限的遐想之中。

  杨万胜先生有幸于自然环境与地域文化的熏陶和濡养,家乡的山水哺育了他,也赋予他艺术灵性。“大自然神奇的魅力,祁连山恢弘的娥姿,令我陶醉、震撼、激越,唤起了我无尽的创作灵感”,杨万胜先生如是说。这是他对挚爱着的这片山水深情的心语,也是他艺术创作活力真实的表白。

  以自然为师,是杨万胜先生绘画创作始终坚持的宗旨。四十多年来.他的足迹遍布西部崇山峻岭、大漠戈壁、雪域草地,静观八荒,澄怀味象,爬冰卧雪,采风写生,实践着对西部山水的大爱解读。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他虔诚地感悟、汲取、创作,无论春夏秋冬,不管风霜雨雪,年复一年,用彩笔构筑自然的气势和生命的力量,彰显西部的文化与山水精神。

  心穷万物之源,目尽山川之势。杨万胜先生以其艺术家的心力与才识,得山之神气,得山之体貌,得山之骨法,内化于心、,升腾于笔,用他那患肆汪洋般的笔触,勾勒皴染,在张张宣纸上留驻西部山水的神韵。厚积而薄发,杨万胜先生以数十年的艰辛创作,向世人奉献了三部山水画集一一 《 杨万胜国画作品集 》 ,用彩笔表征了自己深沉的乡土情怀和艺术旨归。

  惊叹于杨万胜先生的诸多山水画作,或彩墨画、或水粉画、或油画,都以西部山水为母体,几乎一派祁连山川风貌,而且同一主题,在他笔下富丽多变,山山出奇,山山焕彩,山山生韵,极富生机与活力。他的山水画集,可以称得上是:西部山水的集成册,祁连山川的大观园。

  穷丹青之妙,绘祁连山川之景,铸西部山水之魂。没有谁能够如此对西部山水表达由衷的激情,也没有谁能够如此对祁连山川“全方位”的创作投入。源自于对脚下这片土地的钟情与执着、虔诚与信仰,杨万胜先生的画笔定位在了西部山水上,特别聚焦于祁连山的典型地貌上。他是一位西部山水画的坚定探索者,也是一位祁连彩墨山水画的创立者。

  杨万胜先生彩墨山水画创作的艺术特色在哪里?

  墨与彩谐恰。“师法自然”“计白当黑”“随类赋彩”,是传统山水画创作的基本要义。以色衬墨,以色托墨;墨色交融,墨彩协恰,是杨万胜先生彩墨山水画的一大特质。他画山水,先用墨线勾勒出山头坡脚的轮廓,再用淡墨积染,用浓墨破出层次,然后敷彩渲染,使山峦浑厚朗润,草木丰茂华滋,烟云掩映迷濛,使景物粲然,意境深邃,凸人显出山之形与色、力与势、精神与意象。杨万胜生先生在继承前贤山水画创作用墨施彩技法的基础上,在“随类敷彩”方面进行了可贵的探索与创新,独辟蹊径,自创一格。他的彩墨山水画注重于对描写对像时空的把握.因四季,因远近,因高低不同,敷之以或深或浅,或浓或淡的墨彩,充分表现了西部山水的季相特征和地域特色,达到了“春山如笑,夏山如滴,秋山如妆,冬山如睡”的艺术效果。

  文与质相涵。“绘画者文之极也”。每一个画家在决定自己的艺术价仇取向和选择时,其创作智慧深深地根植于深层的文化心理结构中,文化的自醒与自觉可以成为一个画家朝着一个终极目标前进的力量。置身于西部,杨万胜先生追逐时代,在充分继承地域丰富厚重民族文化的基础上,包容、吸收、借鉴古今中外一切优秀艺术文明成果,“融合古今,折衷中西”,注重对现实的感受力、理解力和表现力,构建了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笔墨程式和艺术语言,这使他的作品与承载文化理想的山水空间对话的同时,还与地域文化相契合,达到了思想性与艺术性的高度统一,从而产生一种大文化、大艺术、大境界的功效。观赏他的山水画作,使人清雅端庄,使人圣洁高尚,使人沉润中和,一切归旨于艺术的文化魅力中。

  技与道交融。杨万胜先生以他独特的山体构造、褶皱刻画和平、高、深“三远”艺术技巧,纵笔取势,拓境通变,表现了祁连山川的原始美、占朴美、雄奇美,彭显了西部山水之魂魄与神韵。在山体造型特别是山岩皱折的描绘上,工笔与写意、施墨与敷彩、光影与透视诸种技巧综而合之,形成一种新的笔墨形式,由此构成了大气磅礴,巍峨雄壮,悲凉超拔,苍茫浑厚的祁连山川风貌,让人实实在在地窥视到大西北山水的最深刻处。皴法多变,力求自然;阴阳互参,虚实相间,是杨万胜先生彩墨山水画的最精彩之处。他将油画中的光色的应用移植于国画,将西画中的透视的技法融合于水墨彩绘,并熔入现代绘画元素,使画面倍增层次和质感,极富强烈的体积感与生命力。何来如此山与岭?何来如此意与境?技与道统一,技合于道,这是艺术创作的至高境界。

  综观如此众多的祁连山川画作,是那样地各具千姿百态,毫无雷同之处。即使撷取其中一小块画面,也仍然不会混同,自成一幅独立的画面。娴熟自如的皴法、线形、用墨、敷彩,精致的构思和细微的特写.把祁连山水之魂表现的淋漓尽致,彻底颠覆了世人对西部山水只有苍凉、险峻、荒蛮之奇,而无隽永、妩媚、灵动之秀的传统认识,使西部山水复归于真。这是杨万胜先生对祁连山水缜密观察的新感悟,对彩墨技法运用的新探索,也是他彩墨山水绘画达到的新高度。

  欣赏杨万胜先生不同年代、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作品、都会令人情不自禁地赞叹!每幅山水画作都是惊世骇俗、光华四射的艺术佳作,都是不同流俗、神采粲然的艺术精品。

  分而赏之、析之、品之。从山之造型的角度看,有陡峭型的、险峻型的、舒缓型的,还有山水相间、草木映衬型的,但多以陡峭、险峻为主,这构成了他西部水画的独特艺术“场”。 《 高原醉秋 》 、 《 祁连风骨 》 、 《 黄河石林 》 、 《 高原净土 》 、 《 溪山春晓 》 、 《 云山凝碧 》 、 《 雪姿娇容 》 、 《 祁连腾云 》 、 《 西部奇观 》 、 《 高原母亲 》 、 《 云山风度 》 等画作均属陡峭、险峻型,将中国画的点、线等基本造型手段与两方的块面相结合,以块面的组合构成空间立体感,充分表现了西部那独特的沙质、风蚀、水浊性地貌特点和苍茫、壮美、雄奇、险峻的神韵。同时,界画精准,构图饱满,阴阳刚柔,变化无穷,有一种极强的内在张力,呈现出难以名状的精神意象。 《 九寨沟印象 》 、 《 晨牧 》 、 《 云雾山中 》 、 《 野绿清风 》 、 《 春水流香 》 、 《 小河流水 》 、 《 野谷清声 》 等类画作属于舒缓型,远山近水,高明低暗,层次分明,轮廊明晰,给人一种空旷辽阔、苍茫浑厚的艺术视觉效果,透射出了“近取其质,远取其势的宽茫风骨。 《 岁月如歌 》 、 《 雪域逢春 》 、 《 清静无声 》 、 《 寒秋初雪》、 《 林谷有声 》 、 《 清凉细雨润新绿 》 、 《 雨歇林间凉自生 》 等类作品属于山水相间、树木映衬型的,此类作品辅之以西部的人文之“景”,诸如古堡、庙宇、佛塔、帐篷、民宅、骆驼、红柳、耗牛、糜鹿等,还铺设山间森林、瀑布、溪流、云雾等,使画面产生出天高地远的阔大景观,给人以天地互应、万物和谐共生的恢弘气象。

  从山之敷色的角度看,最能体现杨万胜先生用墨赋彩的艺术技巧和独具个性的艺术风格。青绿山水居多,而赤褐山水最为醒目。赤褐山水画作如 《 高原红 》 、 《 映山红 》 、 《 祁连雄峰 》 、 《 岁月流金 》 、 《 青海长云 》 、 《 祝福中国 》 、 《 高原母亲 》 、 《 西部奇观 》 、 《 黄河石林 》 、 《 石门峡晨曦 》 、 《 金碧映高原 》 , 《 青海长云暗雪山 》 ,设色典雅,或浓墨,或重彩,浓淡深浅,极富变化;或金碧山水,或青绿山水,或浅绛山水,或水墨山水,极富自然。与西部五彩斑斓的彩陶、石窟、寺庙,乃至敦煌莫高窟民族宗教文化,更与西部人生存状态上的文化形态一脉相承,在这里,天地、自然、历史、人文与艺术浑然一体,产生出了那种神秘色彩之美与意境之美,从而达到了华而不俗、厚重而不刻板的艺术效果。

  从审美取向的角度看,杨万胜先生的诸多画作既有时代精神,又具审美个性,有着对西部山水的美学诠释,他的彩墨西部山水画,所力图呈现的是一种自然的、历史的、人文的精神。当他进入并感知他所面对神秘莫测、苍茫浩瀚的西部山水的过程,自然首先是基于对那些饱含大自然造化神韵的西部山水的直觉化认知,然而一旦进入创作化境界,弥漫于画面之上的,则是与他生命体悟、生存思考相关联的思想和精神的汁液,是他对生命、情感、历史和时空等富于哲学和精神意义的思考,也是他对西部山水所蕴含的人文精神和文化情感的艺术表白,从而达到了一种对中国古典美学的敬重、对当代生活现实的关照和对时代精神的张扬。

  “画品即人品”。无数次地翻阅浏览杨万胜先生多年写生画册和近千幅彩墨、油画、水粉画作,进而深入了解他的艺术人生,方知他一生勤奋,作画甚多,颇具多方面绘画才能,尤其在媒材、技法及风格式样等方面,鉴古开新 ,与时俱进,呈现了山水画的当代意义。这源于他的勤奋刻苦,长期坚持一年四季不同时间野外采风写生,沐甘霖、接地气,搜尽奇峰打草稿,磊落奇特,蟠于胸怀,每一幅画的构图都成竹在胸、是写生基础上的再感悟、再创作。这源于他的认真精神,不画则己,画则认真,一点一线、一笔一画、一草一木、一山水,都严谨细腻,一丝不苟,从不模仿古人、抄袭今人,一切都从艺术本体和生活本源出发。这源于他的品德涵养,德艺并修,诚实做人,真实做画,不追名逐利,不跟风创作,脚踏实地,潜心耕耘,始终不渝地践行“为西部山河立传”的正大、清明、刚健、纯朴的艺术追求。

  “万卷蟠胸见自高,百川横地一峰尊”。杨万胜先生用手中的画笔,把巍巍祁连山川一年四季的神奇、神采、神韵传神地描绘于纸上,把自己对大西北山川水城巍峨、壮美、雄奇的自然之美升华为中国山水画的艺术之美,达到了美不胜收的艺术审美效果,其意义超出了作品本身,充分体现了地域特色、文化内涵和时代精神,为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树立了一个新坐标,堪称“杨氏山水”。他的创作上承造化、中得心源、下接地气,是写生的功力与艺术的想象力的完美结合,他无愧“祁连之子”和“西部画魂”的称号。可以预见,杨万胜先生的彩墨山水画在甘肃乃至西部是一流的,在当今中国画坛必有一席之位。